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任正非谈华为发债300亿:成本很低,资金宽裕不存在偿还问题

来源:www.sciatl.com.cn 点击:1230

9月26日,任正非和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在公牛大会上与美国着名计算机科学家杰里卡普兰(Jerry Kaplan)和皇家工程学院院士彼得科克伦(Peter Cochrane)进行了交谈。

在对话中,任正非谈到“华为发行300亿元债券”。他说,发行债券的成本非常低,仅为成本的4%,“如果员工对公司的投资增加,成本将太高。股息太高了。“

任正非提到他不知道发行债券的问题。看到外面的消息后,他打电话询问资产管理部门的人员。资产管理部门说:“我们必须做到最好。在发行债券的情况下,要增强对这个社会的了解和信任,而不能再次发行债券。”

任正非说:“过去,华为主要在西方银行融资。现在,西方银行的融资渠道还不是很顺利。华为改变了在国内银行的融资,因为过去国内银行的利率更高。所以现在尝试。让我们看看最终融资是300亿还是200亿。我不清楚他们愿意偿还多少债务,因为不存在偿还问题,因为我们有更多的钱。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钱,我们希望可以为大学,研究机构和标准组织提供一些支持,以支持世界的发展,而不是狭protect地保护自己的利益。”

特别声明:本文是由网易从媒体平台“网易”作者上载并发表的,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关注

关注

0

参加

0

阅读下一个

国庆节过后,出售了300个城市的收入被释放,房奴们流下了眼泪。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9月26日,任正非和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在公牛大会上与美国着名计算机科学家杰里卡普兰(Jerry Kaplan)和皇家工程学院院士彼得科克伦(Peter Cochrane)进行了交谈。

在对话中,任正非谈到“华为发行300亿元债券”。他说,发行债券的成本非常低,仅为成本的4%,“如果员工对公司的投资增加,成本将太高。股息太高了。“

任正非提到他不知道发行债券的问题。看到外面的消息后,他打电话询问资产管理部门的人员。资产管理部门说:“我们必须做到最好。在发行债券的情况下,要增强对这个社会的了解和信任,而不能再次发行债券。”

任正非说:“过去,华为主要在西方银行融资。现在,西方银行的融资渠道还不是很顺利。华为改变了在国内银行的融资,因为过去国内银行的利率更高。所以现在尝试。让我们看看最终融资是300亿还是200亿。我不清楚他们愿意偿还多少债务,因为不存在偿还问题,因为我们有更多的钱。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钱,我们希望可以为大学,研究机构和标准组织提供一些支持,以支持世界的发展,而不是狭protect地保护自己的利益。”

9月26日,任正非和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在公牛大会上与美国着名计算机科学家杰里卡普兰(Jerry Kaplan)和皇家工程学院院士彼得科克伦(Peter Cochrane)进行了交谈。

在对话中,任正非谈到“华为发行300亿元债券”。他说,发行债券的成本非常低,仅为成本的4%,“如果员工对公司的投资增加,成本将太高。股息太高了。“

任正非提到他不知道发行债券的问题。看到外面的消息后,他打电话询问资产管理部门的人员。资产管理部门说:“我们必须做到最好。在发行债券的情况下,要增强对这个社会的了解和信任,而不能再次发行债券。”

任正非说:“过去,华为主要在西方银行融资。现在,西方银行的融资渠道还不是很顺利。华为改变了在国内银行的融资,因为过去国内银行的利率更高。所以现在尝试。让我们看看最终融资是300亿还是200亿。我不清楚他们愿意偿还多少债务,因为不存在偿还问题,因为我们有更多的钱。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钱,我们希望可以为大学,研究机构和标准组织提供一些支持,以支持世界的发展,而不是狭protect地保护自己的利益。”

特别声明:本文是由网易从媒体平台“网易”作者上载并发表的,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关注

关注

0

参加

0

阅读下一个

国庆节过后,出售了300个城市的收入被释放,房奴们流下了眼泪。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9月26日,任正非和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在公牛大会上与美国着名计算机科学家杰里卡普兰(Jerry Kaplan)和皇家工程学院院士彼得科克伦(Peter Cochrane)进行了交谈。

在对话中,任正非谈到“华为发行300亿元债券”。他说,发行债券的成本非常低,仅为成本的4%,“如果员工对公司的投资增加,成本将太高。股息太高了。“

任正非提到他不知道发行债券的问题。看到外面的消息后,他打电话询问资产管理部门的人员。资产管理部门说:“我们必须做到最好。在发行债券的情况下,要增强对这个社会的了解和信任,而不能再次发行债券。”

任正非说:“过去,华为主要在西方银行融资。现在,西方银行的融资渠道还不是很顺利。华为改变了在国内银行的融资,因为过去国内银行的利率更高。所以现在尝试。让我们看看最终融资是300亿还是200亿。我不清楚他们愿意偿还多少债务,因为不存在偿还问题,因为我们有更多的钱。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钱,我们希望可以为大学,研究机构和标准组织提供一些支持,以支持世界的发展,而不是狭protect地保护自己的利益。”

9月26日,任正非和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在公牛大会上与美国着名计算机科学家杰里卡普兰(Jerry Kaplan)和皇家工程学院院士彼得科克伦(Peter Cochrane)进行了交谈。

在对话中,任正非谈到“华为发行300亿元债券”。他说,发行债券的成本非常低,仅为成本的4%,“如果员工对公司的投资增加,成本将太高。股息太高了。“

任正非提到他不知道发行债券的问题。看到外面的消息后,他打电话询问资产管理部门的人员。资产管理部门说:“我们必须做到最好。在发行债券的情况下,要增强对这个社会的了解和信任,而不能再次发行债券。”

任正非说:“过去,华为主要在西方银行融资。现在,西方银行的融资渠道还不是很顺利。华为改变了在国内银行的融资,因为过去国内银行的利率更高。所以现在尝试。让我们看看最终融资是300亿还是200亿。我不清楚他们愿意偿还多少债务,因为不存在偿还问题,因为我们有更多的钱。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钱,我们希望可以为大学,研究机构和标准组织提供一些支持,以支持世界的发展,而不是狭protect地保护自己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