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仙湖 國家旅游度假區

界魚石的傳說

撫仙湖的傳說|界魚石的傳說

界魚石位于撫仙湖南岸,星云湖連通撫仙湖的玉帶河中部,野牛山與獅子山相間的狹谷中。因星云湖的大頭魚和撫仙湖的魚以此

石為界,抵石而返,不相往來而傳為佳話。t01cf96509742568248.jpg


禍不單行

傳說,早在浪廣海(即星云湖)里還沒有大頭魚,澄江海(即撫仙湖)里也沒有??魚的時候,浪廣海通向澄江海的出口處有

個村子,村子里有一對年輕夫妻,兩口子恩恩愛愛,小日子過得到也甜甜蜜蜜。

后來,他們生了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夫妻倆更是喜上加歡,稱心如意。

但是,天公不作美,這樣的日子好景不長,就在兒子六歲、女兒四歲那一年的一天夜里,禍從天降,一家人剛剛睡下,只聽大

門咔嚓一聲,闖進一伙強盜,一家人慌忙爬起來,剛要下樓,兩個強盜拎著大刀逼到面前,夫妻倆嚇得不敢出氣,姑娘兒子也

嚇得緊緊抱著大人哭喊。
強盜們搶光了東西不算,出門時又放了一把火,等夫妻倆抱著兩個孩子沖出大門時,整個家已變成一片火海。

今后的日子咋過?夫妻倆傷心過后,決定出外逃生,遠走他鄉。
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一家人討穿要吃到了中原,又遇兵慌馬亂,在一次逃難途中,全家人又被官兵沖散,是

死是活,互不知曉。


a9ec402646f04a279972f6617e0494d0_990_0_max_jpg.jpg


姻緣巧遇

十年以后,中原某地一座小鎮上有一戶姓石的人家,靠祖上留下的一點家業開了一個藥鋪。藥鋪老板年過花甲,因老伴從沒生

過一男半女,就于十年前收養了一個孤兒。又因孤兒小時生得愣頭愣腦,便取名叫石憨。石憨長到二十歲,不但不憨不愣,而

且還是一表人才,加之對兩位老人又有孝心,經營藥鋪生意很公道,小鎮上的人們都夸他是個好后生。藥鋪老板夫婦也為自己

老來有這么個好兒子感到得意。
后來,藥鋪老板聽說小鎮西街年前遷來的銀匠,有一個名叫月姑的獨生女兒,生得又俊俏又聰明,有好多有錢人家去說親都不

給,便決定替兒子去碰碰運氣。于是,親自去銀匠家提親,不料一說就成,而且兩家小的都表示喜歡。接著,兩家老的一合計,

揀了大喜日子,給他們拜了天地結為夫妻。


t01a03b5e8062b3fde8.jpg


真相大白

婚后滿一個月,新郎石憨征得養父養母的同意,帶著新娘月姑到云南尋根祭祖。一路上,石憨憑著兒時的記憶和多方打聽,半

月后終于和妻子進入澄江地界。此時,他估計離家已經不遠,便不顧連日跋涉之苦,帶著妻子直奔澄江海邊,到了澄江縣的新

河口,雇了一條漁船由水路直達江川隔河村。上了岸,小倆口沿玉帶河河堤慢步前行。
一路上,只見河畔兩邊綠樹成蔭,花叢遍地;河中流水潺潺,微波蕩漾;水中魚兒游來游去,歡樂無比。小倆口便邊走邊看,

多日來的奔波疲勞一掃而光,頓覺心曠神怡。到了一塊巨石上面,月姑說要原地歇息,石憨欣然應允。小倆口互相依偎著坐在

巨石上,默默地看著巨石周圍的風光,腦海里漸漸閃現兒時的情景。

你在想什么?石憨搖搖妻子。

我在想……這地方,小時候我好像來過……””月姑離開丈夫站起來,走到巨石邊上喃喃地說

什么?你不是做夢吧?石憨聽妻子這么一說,嚯地起來,走到她身旁,詫異地問

不!我不是做夢”“你看,那是我娘洗衣裳洗菜的地方,她常帶我到這地方來。月姑說著猛地轉過身來,一手握住丈夫,

一手指著巨石下面水邊一排天生的石礅說。

石憨看著妻子那份激動樣,趕緊將她扶住,關切地問:照你這么說,那你家也是這里人啦?

嗯!月姑眼里閃著淚花,肯定地點了點頭。

石憨又將妻子扶到原來坐的地方坐下,溫和地問:那你家是多時搬到中原的?又是為何離開家鄉呢?

月姑看了看丈夫那雙好奇的眼睛,慢慢地站了起來,伸手從身旁摘下一片樹葉,緩步走到巨石邊,將手中捻碎的樹葉往河里一

拋,聲音凄慘地說: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我家就住在附近的河邊上,后來沒有家了,我娘就背著我,還有父親背著我哥哥,

一家人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有一天,一家跟著很多很多的人跑呀跑,不知跑了多少路,母親背著我才歇下來,一看不見了父

親和哥哥。接著,我母親背著我到處找我父親和我哥哥,一連找了好幾天也找不著。一天晚上,又刮風又下雨,我又冷又餓,

就哭了起來。我母親抱著我去到一座破廟里,她把她的一件破衣裳脫下來將我裹起來,后來我就睡著了。等我醒來,見母親

著我,我爬起來推她,喊她,可她再也沒有醒來。我哭著跑出破廟,遇到我現在的父母,他們收養了我,才到了……”

說到

這里,早已成了淚人。

石憨聽著聽著,一張秀氣的臉一下子變成鐵青色,兩眼直愣愣盯著妻子,慢慢地站起身來問道:你兒時的小名是不是叫青

青?

是呀!月姑一轉身,驚奇地看著丈夫,你咋會知道我的小名?

那你哥哥又叫什么?石憨以問代答。

叫大頭!小時候,我都叫他大頭哥呢。月姑回答得很天真。

此時,石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雙手緊緊撫住月姑雙肩,聲淚俱下:青青妹妹,我就是那大頭哥哥??!

月姑如被電觸一般,啪的一下甩開石憨雙手,向后一退,斷斷續續地說:不!你、你渾說!你不是……你,你是我丈夫!

石憨見月姑神情恍惚,急忙上前將她拉住,盡量控制住感情說:這是真的,當年父親和我不見你和母親,也是到處找啊找!

找遍了整個中原大地也沒有找到你們。后來,父親又急又病,含恨死在荒郊。我到處流浪,遇到藥鋪老板將我收養,如今又和

……”說著轉過身對著河面頓足捶胸,止不住放聲大哭。

月姑聽到這里,心心肝肝都碎了。她雙膝一跪,沖著石憨大叫一聲:大頭哥!便昏了過去。

此時,隔河上下狂風呼嘯,河水翻滾。


Site_2913_副本.jpg

無顏相見

石憨看了看撲倒在巨石上的月姑,對著蒼天大喊一聲:天哪!你這是造的什么孽??!

隨著這一喊聲,晴空一聲炸雷,天上降下瓢潑大雨,雨中石憨中踉踉蹌蹌走到巨石邊緣,一縱身從南端跳下河中,變成了一條

頭大鱗細的大頭魚,朝著浪廣海游去。緊接著又是一陣電閃雷鳴,月姑蘇醒過來,四下看了看,不見石憨身影。她想到父母慘

死異鄉,自己又和親哥哥結為夫妻,有悖人間倫理,還有何臉再面見鄉親。于是她萬念俱灰,一翻身從巨石北端跳進河中,變

成??魚游進澄江海。

從那以后,兄妹倆無顏再見,并以巨石為界,永不來往,至今如此。


1_32309622194.jpg






分享到:
預定通道

預定通道

自由選擇平臺即可在線預定